坚定开放积蓄能量 中国以创新应对挑战
来源:展览部转自中国贸促会网站     日期: 2018-11-1

“40年前改革开放遇到的较好背景是,当时美苏争霸,美国打中国牌。中国和美国及西方国家关系改善,中国发展发展的外部环境开始明朗化。那时候发达国家很有动力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资金、技术和产能,因为他们国内劳动力等成本太高。”近日,对外经贸大学校长王稼琼在“新时代中国对外开放大讲堂”第五讲“改革开放与中国经济发展”讲座中提到,在改革开放酝酿期,中国大力引进西方资金和设备,国人热血沸腾,急于改变国家落后面貌,给中国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。

王稼琼说,改革开放40年来,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,需求结构持续改善,在投资、消费、出口三驾马车中,到现在为止,中国经济发展主要还是靠消费;区域结构优化重塑,改革开放初期东部地区是改革开放先行地区、前沿地带,20世纪90年代以来,我国实施的西部大开发、中部崛起等战略,缩小了地区差距,近年来,京津冀协调发展、长江经济带发展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使新的经济增长极、增长带加快形成。

“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贸易规模稳步增长,1978年以前,货物进出口总额居世界前十位的国家、地区中没有中国,前三名分别是美国、德国、日本,而到了2017年,中国位列第一,第二是美国,第三是德国。”王稼琼说,我国服务贸易也得到了快速发展,1982年,服务进出口总额居世界前十位的国家、地区中没有中国,到了2017年,美国位列第一,中国是第二,德国第三。

同时,我国对外投资合作快速发展,1982年以前,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居世界前十位的国家、地区中没有中国,前三名是分别是日本、英国、荷兰,到了2017年,美国位列第一,日本第二,中国第三。“我国吸引外商投资的规模和领域不断扩大,1982年以前,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前十位的国家、地区中,没有中国,前三名分别是美国、沙特和英国,到了2017年,前三名分别是美国、中国和中国香港。”王稼琼分析说。

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积极参与和推动经济全球化。王稼琼举例说,1980年,中国恢复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合法席位,2001年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,2003年以来大力推动自贸协定建设,近年来又提出了“一带一路”倡议、设立了亚投行,我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话语权不断提升。

40年来,我国的国际竞争力不断增强。据《2017—2018年全球竞争力报告》显示,瑞士、美国与新加坡是全球最具竞争力的三个经济体,中国在连续三年排名第28位后,提升至第27位。该报告评价体系包括宏观经济稳定性、商品市场效率等12类指标。

在王稼琼看来,中国经济40年高速发展的主要经验包括:拥有非常强的纠偏机制;全社会的变革共识和全体人民的无私奉献;坚持市场化改革。他说:“改革开放后中国三轮高增长周期都是由改革驱动的。改革促进扩大开放,扩大开放又反过来加快深化改革,我国人力资源等比较优势得到充分发挥,加上我国优秀传统文化也发挥了其重要作用,令民营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。”

同时,也要看到我国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一些不足。在回答《中国贸易报》记者提问时,王稼琼举了芯片进口和高铁控制技术进口的例子。在高科技领域的国际贸易方面,我国进口大量芯片组装成电子产品出口。“和日本高铁比较,中国高铁优势是成本低,安全性强;劣势是创新能力不足,最核心的控制技术、控制设备要从发达国家进口。这是我国交通走出去的最大弱点,以成本优势打开市场,成本越来越高以后也要想办法以技术、创新开拓市场,这方面还需要10年至20年的努力。”他感慨地说。

王稼琼认为,改革开放前30年中国所处的外部环境较好,2001年“9·11”事件让中国延长了10年左右的窗口期,但近年来有几个关键时间节点值得留意:2010年前后,中国GDP超过日本后,中日摩擦增多;2017年前后,中国GDP达到美国GDP 63%时,美国大力打压中国。他分析说,美国今年挑起对华贸易战,把贸易战矛头指向中国高端制造业。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全面抨击中国,发表冷战以来措辞最激烈的檄文,对此,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看法高度一致,美国要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方面全面遏制中国,想打压中国继续追赶它的信心。

王稼琼援引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艾利森给中国的建议说,美方不会在此轮贸易战后就偃旗息鼓,中国要做好未来中美关系(哪怕是特朗普下台后)将持续处于这种“不舒服”状态中的准备。他认为,眼下的中美冲突不会阻止中国发展的步伐,但从长远考量,中方仍应尽早寻求和美国达成协议,解决争端。中国需思索如何走好自己的发展壮大之路,同时也不惧承担与其经济体量、世界影响力相适应的责任。

王稼琼认为,我国仍应进一步解放思想、保持定力,避免战略性失误,推进更深入的市场化改革,全方位扩大对外开放,开放金融市场,加快走出去步伐,同时加强企业合规建设,促进民营经济正常、快速发展,不断提升创新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