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主导的TPP年底生效 没有美国能走多远?
来源:中国贸促会驻美国代表处     日期: 2018-11-6

凛冬将至,没有“归队”、粮食储备不够的小动物,可能会被吃掉。
 
全球金融危机十年之后,WTO正摇摇欲坠,自由贸易受到明显抑制,金融环境持续紧缩,股市动荡不安,许多国家陷入恐惧,大尺度突破过往禁忌抱团自救,危机感素来强烈、以贸易立国的日本尤甚。
“没有条件,创造条件也要上”。美国2017年初退出TPP后,“无美国版”的CPTPP(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)将于今年年底启动,这一较高水准的区域自贸协定,正是日本主导下,一场积极的自救和试图主导下一代全球贸易秩序的行动。
 
和时间赛跑:生效提速半月 关税削减提前一年
TPP原本为12国协议,美国退出后,其余11国由日本领导修改协定(日本、澳大利亚、文莱、加拿大、智利、马来西亚、墨西哥、新西兰、秘鲁、新加坡和越南),改称CPTPP,在六个及以上成员国核准60天后便能生效。
10月下旬,在澳大利亚成为第六个批准的国家后,原本预期明年1月中旬生效的CPTPP,提早至12月底。虽然生效日期只比预期提前了半个月,但却将关税减免提前整整一年。11国和“时间赛跑”的心态可见一斑。
按此前规定,11国中除日本外,在每年的1月1日都会按约降低关税,日本则会在每年4月1日降低关税。现在,CPTPP可以在2018年12月31日就开始运作,那么在2019年1月1日已经批准CPTPP的国家就可以开始第二轮关税削减。 否则,这些国家将必须再等一年进行第二轮关税削减。
贸易协定生效后,将缔造一个覆盖人口近5亿,GDP13.5万亿美元,占世界经济总量13.6%,占全球贸易额15%的多边自由贸易区,原则上取消关税,并统一商业规则。
例如,按照计划,日方对加拿大的汽车出口关税将在五年内从6.1%降至零,新西兰也将在第7年完全取消对工业产品的关税。在农业领域,日本计划在16年内将目前对牛肉征收的进口税从38.5%降到9%。这样的关税减免将令澳、新等地的农民显著受益(令美国农民眼红)。
同时,CPTPP作为非常有吸引力的区域经济框架,未来可能将吸引更多国家加入,例如和日本关系良好的泰国和英国(都保留着王室)。
英国预计在明年3月完成脱欧以后加入谈判。泰国和日本保持了近百年的良好关系,和其存在地缘政治和经济竞争关系的两大邻国越南和马来西亚加入CPTPP后,泰国也力争于2019年“上车”。韩国和菲律宾等也表达了加入的兴趣。
但是,CPTPP也存在明显的不足之处,其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缺乏国内市场庞大的核心经济体坐镇,在协调成员国内部矛盾时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日本和越南都是出超型经济体,自身体量和国内市场都无法兼顾体系内各个成员国的利益,而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两个发达经济体,以资源出口为支柱,在日本和越南的前后夹击下,很可能当了冤大头。未来如果没有中美这样的经济体加入,利益分配不均的CPTPP注定难以持久,也不能代表未来的贸易趋势。
 
自贸区“狂奔”,各国在担心什么?
现在已经进入全球金融危机的第二个十年,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依旧显著,不确定因素还在增加。
首先,持续十几年的WTO多哈回合谈判依旧没有成果,WTO“正处在一个危险状态”。美国媒体Axios报道称,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恫吓称,计划退出WTO。各主要经济体纷纷自寻出路,忙着争取达成双边和区域自贸协定。
其次,全球自由贸易近期受到明显的压制,成为全球经济面临的较大威胁。根据1930年代和1980年代的历史经验,贸易对垒一旦开启,自由贸易受到波及的范围、影响的深度都将以螺旋下滑的方式加剧,更多的国家将被迫卷入,贸易体系的下陷将直到第三国无法承受为止(1930年代是纳粹德国,1980年代则是苏联)。
第三,在全球高度一体化的贸易体系将受到如陨石冲击般的影响时,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和持续加息,导致全球面临的紧缩风险,有可能再次引爆金融危机。
中美是超十万亿美元级别的经济体,体量超群,拥有庞大的国内基地和丰富的政策工具,回旋余地大,抗冲击能力更强。(如果欧盟无法完成经济一体,尤其是财政一体化,那么欧洲只是二十几个无法掌握各自命运的经济体,无法与中美等大国相提并论。)
但是,在这三大因素刺激下,体量相对较小、效率更低的经济体,面临的生存威胁更大,危机感更强,也更有动力去推动和加速达成双边和区域自贸协定。
 
日本的小九九
进入2018年,日本在达成自贸协定上明显提速。
日本今年在自贸协定上成果丰硕,继7月和欧盟达成自贸协定后,12月底正式生效的CPTPP是日本年内在自贸协定上取得又一大进展。日本目前还正在参与另一大亚太自贸区——RCEP的谈判,一些人寄希望于11月达成协议。
一方面,这和日本的国情有关。日本国内市场狭小,资源贫瘠,极度依赖海外市场,自由贸易是日本的立国之本。
同时,日本还需应对1000万亿日元的政府债务,并计划在2019年10月将消费税上调至10%,达成自贸协定拉动经济增长增加税基,并通过外贸对冲明年增加消费税对内需的必然抑制。
日本政府估算,CPTPP的生效将推高日本GDP 8万亿日元(约合710亿美元),帮助创造46万个就业岗位,只是农产品和水产品贸易领域可能损失1500亿日元(13亿美元)年收入。
而且,日本在自贸协定推进上,严重落后竞争对手韩国。日韩都是出口导向型经济体,产业相当重合,哪国签的自贸协定多,哪国的企业在海外竞争中占的先机就多。
但是,由于多方面因素,日本和中美两大经济体都没能签订自贸协定,快速达成CPTPP也增强了和中美两大经济体谈判的筹码。反观韩国,和中国、美国和欧盟等大市场都已经签订了自贸协定,其签订并生效的自贸协定已覆盖出口总额的7成以上。
另一方面,日本大张旗鼓搞自贸,也有“搞事情”的心态。日本也希望充当自由贸易的“旗手”,将CPTPP的规则作为在如RCEP、中日韩和美日等自贸区谈判的基准。特朗普今年4月表态希望重回TPP,但日本很刚硬,表示需要按“规则”来。
这符合安倍长期以来的政治诉求和振兴日本的全盘战略,即政治上推动修宪(预计明年完成),寻求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;外交上进行地球仪外交,从单纯依靠美日同盟向多边外交转变;军事上明确日本自卫队的法律地位,加强军备和军事存在;贸易上充当全球自由贸易旗手;文化上通过奥运会、发展旅游业等方式继续全球推广日本文化。
可以说,日本现在是CPTPP的最大获益者。
 
坐庄还是少不了中美
各国加入国际贸易圈,都是求财来的,有钱赚自然不会拒绝。对于中美而言,是否加入CPTPP说到底还是取决于实力和国家利益。CPTPP成员国是否欢迎“朋友圈”外的伙伴加入,也同此理。
对于中国而言,中国的经济体量持续壮大,工业实力和资本力量持续崛起,对于自由贸易的需求也与日俱增,对于自由贸易的标准也在日渐提高。
中国未来加入CPTPP,扩大贸易圈,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全球贸易自由化,长远来看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。而且,CPTPP作为比WTO更高标准的自贸协定,对于中国持续改善营商环境、保护知识产权等方面,也有刺激促进作用。
对美国来说,其退出TPP是因为国内选举,特朗普正是打着保护国内劳工和(落后)产能的旗号上台的。特朗普如果拿不到比TPP更好的条件就重新加入TPP,无疑是政治自杀。
但是,即使美国企业不把业务外包,德国、法国、英国和日本等国家,也会这么做,届时美国人将处于竞争劣势。更何况,TPP本来就是为了美国跨国企业和资本服务的,偌大的市场放在那里,美国即使因为一时的政治因素作了当代“柳下惠”,也不可能一直“坐怀不乱”。